团家汤圆

吹神仙!!在LOFTER账号是贾不鱼!!

【传说之下/sans个人向】Sad! UP主: 水滴er鲸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382155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ZE1ABEE33E4047CE13BC093BC8A63F3EFE5B&ts=1565873562845


sans系老师(传说之下微乙女向)(小段子)

#微乙女向,ooc有,注意避雷


sans

是你们班的化学老师。

上课永远只讲十分钟,挑着重点讲,剩下的时间你们自己学习,他会拽着自己从家带来的抱枕睡到下课。

皮的不行,曾经在实验室用酒精灯在烧杯里煮咖啡。

实验课基本都在睡,但你们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在他的实验课上从来没有人受伤。

对你们的成绩不是特别在意,支持自主探究,经过他指导出来的优等生一抓一大把。

具有很高的人格魅力,具有幽默感,被你们暗地里评价是“最亲民”的老师。

曾经有过上课被不良学生找茬的事发生,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有那天上课的学生知道,被要求严格保密,最后不良学生再没出现在学校过。

人气非常高。

“喜欢我?Heh,我不支持师生恋的。当然,毕业后我也许会考虑一下。”


error

你们的数学老师。

一年四季都戴着围巾,据说是体育老师亲手织的。

教学风格比较严谨,上课很严肃,兢兢业业,但也仅限于上课而已。

有很严重的接触恐惧症,你们对他一直处于想接近却又不敢的小心翼翼状态。

喜欢看连续剧,在自习课上看连续剧被校长抓到后反而更加肆意妄为,直接使用投影仪在大屏幕上放连续剧看,还吃着爆米花,颠覆了你们对他的印象。

对于成绩很看重,但你们的成绩总是能让他看到的第一秒就进入死机状态。

当老师以前据说是个混混,没有学生敢在他的课上不听话。

曾有过在课堂上玩蓝线“不小心”把学生捆起来的往事。

“小兔崽子!数学就给我考这点分?!想被蓝线吊打是不是?!”


nightmare(月饼+石油)

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教导主任。

非常温柔,上课很顾及你们感受,会适时互动。

很受班里女生欢迎,被称为是“最有王子气质”的老师。

与心理老师是兄弟,经常能看到他们一起出入。

图书馆里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可谓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了。

你们学校是两星期一休息制度,教导主任只在上课的星期六和星期天出现。

你们做梦都没想到,那个一身漆黑、眼神凶狠的教导主任,就是你们最温柔的语文老师!

这件事情还是几个星期六上课逃学的学生发现的。

那时语文老师正和心理老师一起在图书馆,那几个学生本来打算绕过语文老师,却没想到自己被一对莹绿色的眼睛盯上了。

“逃课?胆子很大嘛。”逃课的学生被教导主任特有的黑色触手缠住了,他们正绝望的想为什么教导主任会出现在这里时,一旁的心理老师开口了:

“nightmare……”

语文老师啊?!他就是教导主任?!

那之后学校似乎刻意压下了这件事,不过你们还是会在背地里讨论。

他听说这件事后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仍旧每天微笑着来给你们上课。

他不在意你们的成绩,但如果有退步现象,那么那几天的语文作业就会比平时多两倍。

“同学们,请仔细看黑板,不要走神。要是你们的成绩下降了,下次我就让别的科目的老师也多给你们布置作业,heheh。”


murder

你们的物理老师。

著名高校毕业,学历非常高。

但也许是天妒英才,他唯一的亲人在几年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

他的眼睛让人感觉充满着阴郁,看起来灰淡黯然无光。

他自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但又很孤独。

上课注重讲题,一节课四十分钟只有十分钟拿来学课本,剩下的三十分钟要么拿来做题,要么就讲题。

教学方法非常有效,你们班的成绩是整个级部最好的。

他是个不亲近人的独行者,但他的人气意外很高。

有不少女生和女老师喜欢他的高冷气质,但他对异性不感冒。

他格外关注低年级一个叫papyrus的学生(据说那个学生是你们化学老师的亲弟弟)。

你们的成绩好坏似乎与他无关,完全处于放养状态。

“我是murder,你们新学期的物理老师。那么话不多说,看着课本,我会用十分钟讲完新课。”


horror

你们的英语老师。

因为某场事故头骨破了个洞,貌似失过忆。

虽然脑袋上有个洞让他看起来有些惊悚,但这不影响他的帅气值。

有著名的“天使的微笑”闻名学校。

声音具有磁性,尤其是念英语时,好听到惨无人道。(这里推荐horror的stronger than you,可以自行代入)

英语课上没有人会走神,因为他随身携带从学校仓库里找的斧子,上课时摆在讲桌上,意义不明……

带斧子是校长批准的。

是个毛绒控,喜欢一切带绒毛毛的东西。

不喜欢和别的老师一样在办公室里吃外卖,会去食堂吃饭,而且跑得比你们都快,吃得格外多。

和数学老师一样看重你们的成绩,如果被他看到你们的成绩不理想,那么,他的气场就会变得极其恐怖……让你们有种会被杀掉的感觉。

有时英语课在下午,他会公然喝下午茶,并且没有你们的份。

“Good afternoon,现在是下午茶时间。你们自己看着课本,我得先吃个‘head’……啊不,‘hot dog’。”


ink

是你们的老好人校长,同时也是历史老师。

各科老师在他的放纵下都别具特色。

对老师放纵,对你们却很严格。惹到了他,你们在别的科的老师那里也不用想好过。

身为校长,空闲的时间却意外很多。他非常喜欢画画,校长室里挂满了他的画。据说这些画在市场上也价格不菲。

历史课上注重让你们身临其境的体验,有时会让你们演话剧,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画一些漫画来帮助你们理解。

他很和善,也很关心你们。

戴着一条超级长的围巾,遇到风时会在身后飘起,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很帅的样子。

曾被人撞见在校长室喝颜料,之后学校就传疯了,他本人对此没有做过多解释,只提了一句喝颜料是必须的。

不看重成绩,对有进步的同学会进行鼓励,对有退步的同学会专注的和他/她分析,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嘿,同学!要不要来校长室看看我的画?”


fell

是你们的地理老师。

对教课这件事很认真,有时会写备课案写到半夜。

遵守比较常见的教学风格,偶尔会和你们说几个笑话,课堂一般都比较活跃。

当有人回答不上问题时,也许会嘲讽一番怎么这么笨,但会在课下会专门给那个人科普。

有些暴躁,如果有学生在他的课堂上捣乱,他会毫不犹豫把那个学生赶出教室。

内心善良,曾被人看见在喂校门口的流浪猫,据说当时他的笑容完全不输给英语老师的“天使的微笑”。

反差萌让他收获了不少女生的爱慕之心。

很少对你们提成绩的好坏,只要没有人不及格他就不会在意。

有些睡眠不足,有时在课堂上会犯困,强撑着不睡过去的样子让很多人萌心泛滥。

“哎!你!对就你!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不会?脑袋让驴踢了还是怎么?这么简单都不会?!下课来我办公室。”


梦总(ds!dream)

这是你们的政治老师。

是家跨国家公司的总裁,为什么来这里教书没有人知道。

教学风格类似数学老师,要求你们必须一字不错的背过整本书,有时在路上碰见他他还会提问,颇有让你们把这些知识全都刻在脑袋里的意图。

因为他的提问方式太过逼人,你们都有点怕他。

但抛开学习不谈,他本人你们还是很喜欢的。

有一对金色的翅膀,被人问起也不回答,只会说是天生的。

举手投足间都带有总裁的气质,人气超高。

被人说过和心理老师长得像,但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衣服以金色系为主,充满正义感,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来到人间的神明一样,各种意义上。

和教导主任有些不和。

及其看重成绩,如果你们考不好,他周边就会变为低气压。

“前面那个同学,过来一下,背背如何守护正义那五条。”


蓝莓(swap!sans)

这是你们最最可爱的体育老师。

明明年纪比你们大,长得却比你们嫩。

就算不安排上课内容,你们也很乐意自由活动时跟着他一起运动。

体力很好,快跑一小时都不会喘一下。

除了体育外还很擅长料理、编织,数学老师的围巾就是他织的。

有时会去教学楼拜访别的老师,老师们都很乐意和他在一起。

都说你的学校有三宝,一是“sans”,二是“天使的微笑”,第三就是你们的体育老师了。

本身就是可爱的存在,在学校有很多妈妈粉。

从不会强迫你们干某些事,只会让你们去尝试突破自己的极限。

从他的手里出来的学生没有一个是体育考试不及格的。

很会鼓励人,从不会训斥学生。

“加油往前冲!我相信你可以的!”








吹爆吹爆!这完全就是我心中的moek!!

Silbene:

p1 @天之逸
p2 @团家汤圆 是文设所以可能和想象中有误差💦💦
好的。还差最后一个点图。
专专,在?出来斗嘴(?。

关于乙女(主要针对ut)(为个人见解)

难道你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乙女是什么意思吗?


怎么还有人来问我我写的ut乙女里的frisk怎么怎么样?


你把ut乙女里的“你”当做frisk是没问题的,但是,你要是说“你”就是frisk就太不合适了吧?


我们ut乙女向写手并不雷sf,但是你看我们乙女向在评论里怎么都要留一句:“sf!”也太让人厌烦了,不管是哪个写手看到心里都会不舒服。


接下来我解释一下乙女。


乙女这个定义最初来源于游戏。


乙女游戏:属于女性向的恋爱游戏,主人公(玩家)为女性的统称。角色方面一般以一个女主角、两个或以上的男主角以及其他男性和女性NPC组成。乙女游戏是BG向游戏,玩家扮演女主,通过不同选项或操作攻略不同男主。乙女向不同于逆后宫,不能以逆后宫统称。乙女游戏中的乙女,并不是单纯解释为少女的意思,玩家年龄的限制根据不同游戏的不同评定等级而有所区别。(来自百度)


乙女,简单来说就是以一个女性视角去在你喜欢的世界中,与你喜欢的角色相处,多以攻略为主。


乙女的主角一般为“你”。比喻一下,这个“你”就像是带着摄像头的机器人,现实中的你可以通过看大大写的文章或者图片之类经过摄像头来参与故事。


“你”这个角色没有设定,顶多有名字,如果有具体设定(具体样貌、性格等)的话不算乙女,那叫原女,这里不过多解释。


你可以代入你自己,也可以代入任意角色,但你要说“你”就是这个角色的话就……


我喜欢乙女是因为懒,想不好具体人物设定,乙女可以省很多事。另外就是,乙女向如果写的好的话会有很强的代入感,你看得高兴,我写得也高兴。


如果你喜欢乙女的话我很高兴,但请你先了解好什么是乙女再发表自己意见OK?


不要莫名其妙说出一些没味的话,这样会给大大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以上,为个人对于乙女这一方面的看法。


公主与魔王(undertale)(sf)

#沙雕注意,sf注意

#最近没时间修改了,也看了太多遍看不下去了……就直接发出来吧

#将就看看,不好看也别打我(´;︵;`)


魔王和恶龙抓走公主是这个世界的经典桥段。

不过最近几个年头,作恶的恶龙和魔王越来越少,很多骑士都失业了。

“哈?绑架公主?别逗我了大兄弟,现在可是法治社会,绑架囚禁可是要进去的。”魔王sans瘫在王座里,一只眼睛慵懒的睁开一半,“再说,我可是懒到了骨子里~绑架公主什么的还是找别人吧。”


魔王sans每天都在自己的王座上舒服的躺着,偶尔去帮自己的兄弟papyrus试吃一下意面(味道意外不错),浇浇花,然后再去隔壁恶龙chara那里捣个乱什么的,小日子过的无比滋润。

什么叫魔王的职责?他sans只知道窝在舒服的王座上才是他的职责。


所以说……他只是一个谨遵法律法规啥事都不敢惹平时连植物都不踩的好公民,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sans一脸懵逼的看着在他王座上昏死过去的女孩,嘴不自觉抽搐起来,他不过就是出去浇了个花,从天而降的被藤蔓捆绑的少女是什么鬼?!


这是公主吧??绝对是公主吧?!


他也不是什么冷血的魔王,等这个公主醒过来再送走就是。


不过……他的王座……

sans抬头看了一眼王座上长相姣好的公主,只好认栽。

就这样吧,他也懒得再去搬动公主了,就让她在那里吧。


frisk是因斯特王国的公主,今天是她的成年礼。

“屁的成年礼,不都是说只有在这一天被恶龙或者魔王绑架的才是真公主吗?不都当我这个公主不存在吗?今天那恶龙或魔王不来!老娘我就直接去他老巢把自己献上!!省得你们嫌我碍眼!”

公主frisk在王国里不受国人待见,因为她是国王的私生女,名义上是不算真正的公主的。但她却因为自己母亲对国王的以死相逼当上了国家的唯一一个公主,国人怎么可能给她这个非纯正王族好脸色呢?

从小被人歧视,导致公主frisk养成了现在的性格。

这一天成年礼结束都没看见魔王或者恶龙的影子,国人看笑话似的眼神惹怒了frisk,她二话不说,提起裙子,走之前还狠狠踹了国王一脚,气愤的逃走了。


“都说北边的山里有个魔王,是个骷髅怪物来着吧?我现在就去问问他为什么不来!!”

上山之前,frisk看着因斯特王国的一片繁荣,激动(?)的比了一个中指,“啊呸,祝你早日亡国!傻逼国王!”

费了一番力气登上山,frisk发现这里除了树什么也没有,心里正骂着国人消息不可信,脚下突然被一根藤蔓绊了一下,“pia ji”就滚入了被杂草掩盖的很好的深洞里。

frisk身上还缠着藤蔓,就这么懵逼的掉到了sans的王座上,被巨大的冲击力给震了一下,昏了。


“啊呀……这孩子……莫不是摔傻了?”sans摸着下巴看着已经半睁开眼睛的frisk,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面前的人毫无反应。

就在sans考虑要不要给她施个魔法时,frisk一把拍掉他的手,似乎有些恼火地说:“你才傻了呢!没看我在思考人生吗?”

“哦,那您继续。”sans坐着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小板凳,手里端着一杯茶,正对着她。

frisk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看了一会儿这个低头喝茶的骷髅,突然大悟:“你是魔王?!”

“是啊。”sans喝了半杯茶,满足的眼睛都半眯起来,“你是公主吧?不小心摔下来的?待会儿我送你回去。”

frisk半响没说话,sans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

“就是你个死魔王在我成年礼时不作作样子来绑我害我被整个国家的人嘲笑?!”frisk面目狰狞,就差没跳起来去掐sans脖子了,“我知道我血统不算纯正,可好歹也有一半王室血统吧?你不来绑我,我在我的国家混不下去了!那群傻逼这下都知道他们公主是个连魔王都不来绑她的冒牌货了!唯一的公主有什么用?还不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呜……”说到动情处,她甚至哽咽起来。

sans被这一大串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见她哭了,才有些懵的说:“你别……要怎么样你才满意?”

他大概是没看到frisk那个阴谋得逞后的眼神,她哼唧着说:“我要在你这里住到天昏地老!”

sans的茶撒了。

“啥???”

“反正我回去也会被他们笑,我就要赖在你这里!!”说完,frisk拿着跟她掉下来的藤蔓又把自己缠了一圈,“你看,你家藤蔓都不让我走了。”


耍无赖啊我去?!!


sans算是明白了,敢情自己没去绑她,这个公主是打算赖在自己这里白吃白喝?因斯特王国这么穷,连个公主都养不起了?

“我不会白吃白喝的,我可以帮你煮泡面,还会洗碗(摔碗)。”

――――不用了您老歇着吧。


魔王sans不会为难公主,愿意在他这里那就在这里吧,反正他文明公民的形象在她掉进这里的一瞬间就毁了。

只是……这个公主可是在魔王的城堡里啊,为什么她看起来还这么开心?!

frisk见sans不赶她,认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远离原来王国的机会,每天都乐呵的睡不着觉,越看这个城堡越顺心。

没有阳光算什么!没有那群糟心的人怎样都可以!


在地底赖的时间长了,似乎看准sans不会生气,frisk总是会在地底干出一些非常特别的事。


把他种的观赏花当花茶泡着喝、去把隔壁他弟弟做的意面吃的连原料也不剩也就算了,去招惹后边恶龙干什么?!


“我错了我错了大哥!!我不该拿你的巧克力的!!!”

“吼!!晚了!!”

sans眼睁睁看着chara嘴里吐着火一路追着frisk到了他的城堡,然后默默看着他的城堡化为了灰烬。


…………

嘤,我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这么对我?


修复一次城堡要费多大功夫她知道吗?!

魔王sans今天仍旧在头疼。


“不行,我今天就要把她送回去!无论如何也……”sans对上了frisk湿漉漉的大眼睛,“行吧,就这样吧。”

你有颜值你牛B哦。


魔王的手下都听说sans的城堡里住进一个特别漂亮优秀的公主,sans宝贝的不行。


屁。那孩子漂亮是没错,优秀是什么鬼??她的缺点一筐子都装不下好吗??宝贝的不行又是啥???


frisk每天起的还特别晚,早上十点还不睁眼,睡得没有一点公主该有的姿态,还会打呼噜;晚上更不用说,蹦迪蹦到半夜两三点,先不管她从哪里找的声响,拉着他一起蹦怎么回事?!吃饭倒还让人省心,不剩饭,就是有点挑食。睡觉不规律吃饭还挑食,这样营养会跟不上,又是让sans头疼……


…………

……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他有种自己成了frisk私人管家的感觉?


总之这样的生活还能过下去就是一种奇迹,sans一直在幻想,也许哪一天frisk厌了就会回去,可他错了。


“啥?让我走?什么时候傻逼国王死了我再回去。”frisk是这么对sans说的。

哦,言下之意是让他去杀人?行吧,他……

干不了。

身为一个好公民,怎么可以干出杀人的事呢对不对。


就这样,frisk在sans那里赖了很久很久,久到什么程度呢?

隔壁王国都派使者来求亲了。

“早就听说贵国公主容貌有如天使下凡,确实如此。”看过frisk画像的使者都发出过这样的赞叹。


从sans那里听说这件事她是有点吃惊的,她都到了出嫁的年纪?

不过,他们怎么吹她彩虹屁都没用,还天使,那群人压根没把她当公主看过,凭什么她要为了这个国家履行公主的义务去牺牲自己嫁给一个根本不喜欢的人?

frisk在地底,国人们都已经好多年没见到她这个公主了,国王还能答应不成?


出乎frisk的意料,傻逼国王答应了。


据说国王是害怕自己不答应,会惹怒隔壁莫洛斯国王,那个王国可是比自己的因斯特强大多了,灭国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自己就这样被国王卖了??

我去,公主这么没有人权的吗???


frisk当晚气得就要冲上去暗杀国王,被sans一把拦住,大喊“frisk!frisk你冷静!杀人犯法!你现在上去就是自投罗网”才放弃。


“对,便宜了魔王也不能便宜傻逼国王。”

“Excuse me??关魔王什么事??”


傻逼国王知道frisk就在附近,甚至在王国内发动群众一起声呼让frisk回来,说什么他们都错了,只要她回来,搞得自己声泪俱下。

……当她傻子?当年她失踪也不见他们来找,现在来和她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frisk在地底,只要sans不把她送出去,那些人就拿她没办法。

傻逼国王见frisk软的不吃,就来了硬的,大骂她是个白眼狼,在王宫吃他的喝他的这么多年现在让她嫁出去就不见人了,又引起了公愤,都开始骂frisk。

呵呵,您老开心就好。她又没求着国王给她吃给她穿,是傻逼国王自己允诺的。


最后,见frisk软硬不吃,国王消停了。

frisk在sans给自己准备的房间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哉地喝着用sans种的花泡出来的茶,心里念叨着:这傻逼国王终于消停了,她可以安宁几天了。

sans突然有些犹豫的走进了她的房间,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sans。”frisk将茶杯从自己嘴上拿下,回过头来看着这个让她白吃白喝好几年的魔王。

sans的表情有些复杂,“你的母亲据说还活着,现在在地牢。你那父亲扬言,如果你不回去,他会在三天后杀了你母亲。”

frisk手中的茶杯应声而落。

看来,她这一趟是必须回去了。


从小到大,只有她母亲一人给过她笑脸,带着她生活。虽然生活有些艰辛,但那时真的很快乐。

母亲在她被升为公主后就被处死了,这还是国王亲口说的。

没想到,他还留了这一手。


在那座山上,sans似乎对她很不放心,一直问要不要他跟着,frisk心里奇怪,这个魔王平时可是巴不得她赶紧走,现在这是……

frisk看着sans映着星空发出璀璨光芒的蓝色眼睛,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放心吧,我会安全回来的,到时候你可不许赶我走。”

魔王点了点头。


那个小公主走了。

城堡里倒是安静不少。


sans难得可以在自己的王座上静静坐那么一会儿,没有frisk拽着他去干这干那。

好冷清……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sans惊了一下,随即不在意的笑笑。

“那个捣蛋鬼不在,超开心的有木有~”


frisk离开两天了,sans多少可以猜到,frisk应该救下了她的母亲,现在被国王压着去莫洛斯王国那里了吧?

救?怎么可能。

他身为魔王,和人类在一起根本没有未来可言,看当时隔壁使者夸她夸的那么好,想必frisk就算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

对人类frisk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对他来说,也……

该死,灵魂那里怎么这么疼?这几天生病了吗?

在山上那里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还不是为了让frisk放心离开。可一想到她那天晚上似乎被月光罩上光辉的笑脸,sans的内心就有些焦躁。


第三天。

sans的一个手下好像世界末日似的急急忙忙闯进了他的城堡,大喊着:“大王!大王!不好了!”

sans浇着他的花,头都没抬一下,“我很好。怎么了?”

“大王!”那个手下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那个寄住在您城堡的公主到了国王那里,结果国王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母亲,说是这么久她不回来的报应。”

“然后?”sans握着花洒的手紧了紧。

“那位公主好像疯了一样,夺了一个骑士的剑就去砍国王,国王被她砍伤了一只眼,但是公主她……”

“她怎么了?”手下看着几乎要被捏碎的花洒把,忐忑的开口:

“公主被周围的骑士控制,被打入了地牢后身上没有都一点好肉了。国王让平时审讯的人对她……”

“砰!!”花洒被重重摔在土地上,四分五裂。

sans平时隐藏的角此时不再遮掩,在他背后的黑色披风也显现出来,眼睛里温柔的蓝色染上了让人战栗的猩红。

他在暴怒,还是非常厉害的那种。

“我辛辛苦苦伺候了这么多年的公主,送回去是让他作贱的?!”

“好人我不当了,谁爱当谁去!我今天就tm让他们看看,什么叫魔王!!”

他的手下倒是没有被吓到,反而有些兴奋。

他家大王终于回归了往日风范,不再沉迷于当好公民了!

他现在就回去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和大王一起去――干(抢)!正(大)!事(嫂)!


frisk在地牢里没有清醒的时候,偶尔清醒,还是被人用凉水泼醒的。

“公主殿下,怎么样?决定为您的行为忏悔了吗?”那个人用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副恶心的嘴脸。

“呸!”趁他不注意,frisk朝他脸上吐了一口血水,“我绝不会忏悔!想让我道歉?等他死了再说!”

“哼。”那人用手抹了一把脸,倒是没有恼火,大概是他知道,frisk是怎么也逃不出去的,“那您就好好享受吧。别往脸上打,过几天隔壁王国就要来接人了。”

接着,身上又传来被鞭子抽打的刺痛感,这次他们还沾了盐水,比往常要更疼。

可frisk一声不吭。她知道,如果她出声,那她就输了。


frisk难得没昏过去,但意识基本也没了。

那人像拎动物一样把她扔进了自己的牢房,她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刺痛,刺痛,除了痛感,她身上什么都感受不到。

外面好像有些吵?怎么了?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想法,外面的尖叫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刺鼻的血腥味。

不知道是谁把frisk抱起来了,不像那些审讯的人,动作非常轻柔。几天来非人的待遇,都没能让frisk屈服,仅仅一个温柔的拥抱,却让她沦陷。

啊啊,让她睡吧……


看见了怀中人脸上的泪痕,sans的杀意变得更浓重。

“呵,杀人犯法?那我就去杀了制裁的人。”

“看来这个国王,是忘了上一个国家怎么灭的,也忘了我这个‘魔王’是怎么来的了。”


差不多五十年以前,魔王sans无恶不作,杀人放火、偷砸抢夺不在话下。

毁灭一个国家仅仅是为了和恶龙的一个赌。

不过,那个国家有个公主厉害得很,见自己逃不掉,死之前竟然打了他一巴掌,还拽着他领子喊:“你个死魔王!说自己没有感情是不是?好,那我在此诅咒你,多年之后,你会爱上一个人类,那个人类会夺走你的一切,乃至灵魂!去给我血债血偿吧!!”

那个公主被他杀死了。

魔王第一次感觉有点慌。

人类?怎么可能?


在他毁灭的国家废墟上,又建起一个国家。

sans丧失了毁灭的兴趣,决定安心当个好人了。

隐居之前,他来到这个国家转了一圈,想找找是不是真的存在那个会让他爱上的人类。

“先生你好,买枝花吗?”软软的孩童声音在他旁边响起,sans转头,对上了一副干净透彻的黑色眼睛。

小女孩穿着简朴,手里拿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花朵。似乎是看见了sans兜帽下的眼睛,小女孩惊叹地说:“先生,你的眼睛好漂亮,像天空一样的颜色呢。”

sans心里一震,看着面前这个和他当年杀死的公主长相颇为相似的女孩,却怎么也下不了死手。


找到了。


最后,sans带着一篮子花回到了城堡。

逃不掉?诅咒是真的?

管他呢,反正他也不会和那个女孩再有交集。


多年后,当sans看见王座上当年卖给他花现在已经成为公主的女孩时,他愣了。

靠,自己找上门了。


sans现在算是明白了,他真的爱上了人类。

这个人类还是个公主,叫frisk,是当年诅咒他的人的转世。

他想过杀了她,却在看见她的笑脸时犹豫。

他想过,既然杀不了,那就把她送走,可自己却舍不得。

明明是她赖在这里,可他却想照顾她。


天注定。

sans想,既然这样,那他――――

接受。

他是魔王,他没有什么东西是难以取舍的,所有东西对他来说都没有她重要,至于灵魂……

sans看着床上已经被他用治愈魔法治疗好的frisk,

早给她了,不是吗?


frisk再次醒来是在国王的宫殿里,她原本的床上。

好久没睡得这么好了,她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一只手掀开了窗帘,阳光照到frisk脸上,因为长久在黑暗里,强光让她的眼睛刺痛起来。

看到站在她床边的sans,frisk愣住了。

“看到我这么震惊,想我了?”

她没说话,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又看见面前照顾她好几年的魔王,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几天前的事历历在目。她的母亲,死在她面前。

sans慌了,见她哭,立马凑上来不知所措地问:“怎么了?还有哪里痛吗?我……”

“没事。”frisk抹了把泪,露出一个笑容。不管怎样,过去的都过去了。她的母亲虽然惨死,可还有一群人去陪她,她也该安心了。


“你不是一直说杀人犯法吗?怎么还……”想起那天晚上的血腥味,frisk也能料到发生了什么。地牢就在王宫下面,想必傻逼国王已经升天了。

“你不高兴?”

“不,可高兴了。你不当国王?”

“我才不当呢。难道你想要我这个魔王去管理国家?”

“那行,”frisk笑得眼睛都弯了,“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上去,就是女王了?”

“是啊。”

“那要是那群人不同意呢?”

“我和你一起去,看他们不同意试试。”

“和莫洛斯王国的婚约呢?”

sans沉默了。

他突然抱住frisk,把脸埋在她的肩上。

“干嘛呢干嘛呢!魔王还耍流氓??”frisk脸一红,试图推开他,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不给。谁我都不给。那个婚约作废好了,我看谁和我抢。”说着,sans还在他肩上蹭了蹭,“女王现在需要男宠吗?”

“…………

…………”


犯规!!这个魔王他犯规!!


frisk最终没当上女王,她说不想被这个国家约束,她也不想为这个国家效力。

国王他们自己选吧,反正她再也不想和这个国家有牵扯了。


莫洛斯王国来提亲了,结果那个王子被sans吓的哭着跑回去。

莫洛斯的国王大怒,打算来攻打因斯特,然后那个国王当晚在床上被sans用剑抵着脖子威胁,只好赶紧退兵。

现在所有国家都知道因斯特这个国家被一个强大的魔王罩着。


“傻逼国王亡了,这个国家不是他的了。我是说过等国王死了我就离开,可我现在想跟你回去。不知道魔王大人允许吗?”

sans看着凑近他笑得灿烂的frisk,脸莫名一蓝,“行吧行吧,都伺候这么多年了不差这一辈子。”


frisk和sans一起回到了地下,那群跟着他们的手下好像很高兴,有几个偷偷喊“大嫂”被她听到了。


sans在之后正式和她求了婚,恋爱都不谈了,直接谈婚论嫁。

“咱都相处好几年了,早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谈恋爱?如果你喜欢的话,婚后谈。”

那个魔王给她套上钻戒时是这么说的。


后来?

后来她成了大嫂,魔王的东西都是她的,魔王还要伺候着她,半夜跟她蹦迪。

那一场婚礼场面很盛大,sans的手下都来了,papyrus足足准备了300多份意面,保证吃饱喝足。

他还很激动的看着frisk,眼泪都快彪出来了,“我超喜欢这个大嫂的!sans你太棒了!”

恶龙chara也来了,他倒是没有那么激动,一直在吃巧克力。frisk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可以变成人形。

有点帅气。

这么想着,一只手突然蒙住了她的眼睛,sans在她耳边恶狠狠地说:“看别的人?看来,你明天是不想下床了。”

frisk在原地直打颤。

你是魔王你牛B哦。
























话说我在LOFTER发过粉丝群吗?不管怎样进来玩玩吧?大家都是很好的孩子~

群号:921051306

身为邪骨团的团宠(传说之下乙女向)(连载中)

(3)

#小甜饼

#ooc有!注意避雷!

#“你”的角色会有一点私设,比如error的接触恐惧症对你免疫、吸杉体质

#邪骨团团宠,别纠结原因,高兴就好

#一个系列,之后还会更很久

#目前我心中邪骨团的成员:nightmare,error,fell(暂时性),murder,killer,horror,其它暂定

日常篇

1、一日三餐+下午茶

你的吃食一直都是邪骨团的人准备,除了偶尔会帮他们洗一下碗筷什么的,你还从没亲自下过厨。

三餐他们轮流做,为了保证你的营养均衡,邪骨团对于你的食物十分上心。

早餐一般是三明治和鸡蛋还有牛奶,是murder准备的话会吃热狗和果汁。nightmare说热狗早餐吃根本没有营养,因此,murder的早餐权惨遭封杀。murder心里不满,但他除了热狗还真的别的都不会做。

你挺喜欢吃热狗的,可nightmare一句“那是垃圾食品,你如果不想长高就继续吃”让你把为murder求情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在邪骨团你是最矮的一个,长高是你唯一的愿望。

邪骨团里做饭最好的是nightmare,他几乎什么都会做,味道也很棒。fell在的时候是做饭第二好吃的,他最擅长家常菜。

别的成员有时会在nightmare做饭时在一旁观摩学习,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你拿到他们做的食物时,会笑着说“好吃”。

晚饭之前有下午茶,冰箱里总是放着蛋糕和饼干之类,你只要自己拿就可以,不过,你的甜食是限量的,一点都不让多吃。如果被nightmare发现你多吃了,那接下来一周你都不用在冰箱看见甜食的影子。

如果基地只有一个人,你会央求他跟你一起去别的AU吃东西,剩下的一个人除了nightmare,一般来说都不会拒绝你。

你最常去的就是undertale的考尔比,有时会去找cross和fell喝下午茶。

dreamswap的梦总偶尔会邀请你去正义王朝,他们那里的甜品都是高级厨师制作,味道比一般的甜食要好。

2、衣服

你的衣服一开始只有nightmare准备,那时候是清一色的暗色系列,偏偏nightmare还极其喜欢你穿紫色的衣服。

后来你再长大点,killer看着你,思考了一会儿,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有点违和感,小公主不是特别适合暗色啊。”他这句话使除了nightmare每个人忽然意识到,自己还从来没给你准备过衣服。然后killer当天就不知道被谁打了一顿。

之后每个人隔段时间就会给你送衣服。

killer送的都是女孩穿的明亮的款式;murder偏好送你带兜帽的衣服;horror给你的衣服都带着御寒用的毛毛;error有时会给你他亲手织的毛衣,他和nightmare都喜欢送你暗色的衣服。

cross不总是来找你,他至今只给过你两件衣服,一件和他衣服同一种颜色的极其精致的裙子,一件普通的白色外套,那件外套nightmare看了后不屑的“啧”了一声,“在里面加魔法?真是……”

fell非常喜欢送给你红色系的衣服,不过……风格有些特立独行罢了。

你不知道为什么,但dreamswap的梦总似乎很喜欢你。

有次你和他喝下午茶时,顺口说了一句,“我的家人很少送我裙子,说是太清凉了,可惜了。”他立即放下茶杯,说:“喜欢裙子?好。”

你当时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义,直到你看到莫名出现在你房间里的接近100条完全不一样且价格高昂的洋裙。

除此之外,别的AU的sans也送过你衣物。

你不明白为什么sans都喜欢送衣服。

你的衣服和你的布娃娃一样,自己的房间放不下,就又空出一个房间当你的专属衣物间。

你本人可能没意识到,但你至今的衣服不论样式还是价格都好看且高到离谱。

3、课程

邪骨团有考虑过让你在某个AU的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但最后被你亲自回绝。

你当时是这样说的:“去上学就看不到你们了,我不要分开。”

之后你的课程由邪骨团的人亲自教导。

nightmare负责你的文科,murder负责理科和格斗。

nightmare总是非常严格,如果你达不到他的要求,那他就会以你最喜欢的甜食为惩罚,罚你三天不吃甜食。也因为如此,你的文科相比较好点。

murder的理科比较随意,他支持让你自己去探索,只在关键时刻给你一点提示,这也让你对理科拥有很大的兴趣。与他教的理科不同,murder的格斗课程简直不是给人上的,甚至已经超过了“严格”的范围,就是照着把你累死的尽头上的。

一天十几公里,回来还要训练,跟了murder后你的日子苦到了极致。nightmare还一副看戏的样子,完全不管。

但是murder的训练确实让你实力大增。

目前邪骨团只有nightmare和murder是你的老师,其他人也跃跃欲试的样子。

除了邪骨团,你其实还找过别的AU的sans上课。其中你比较佩服的就是science!sans,偶尔会和他进行科学研究,他的理论知识让你非常佩服。

虽然nightmare和murder知道后不太开心就是了。

4、人际关系

你有吸杉体质,这一点除了你之外的人都意识到了。

邪骨团的人就不说,只要你到过某个AU,跟那个AU的sans有过接触,那么不管他的性格怎样,他都会对你有一定的好感。

这就造成当你外出时,在每个地方都能找到一个容身之地,还有sans给你做后盾。

当然,你也不是没见过和你一样的人类。

你在undertale遇见过叫frisk的人类,他很惊讶你和sans关系那么好。frisk貌似对你很感兴趣,问过你一些问题,得知了你的身份后他更惊讶了。

“被邪骨团带大的??”

你和他的心情是不能相通的。你不能理解他迫切想回到地面的愿望,待在地下不好吗?为什么非得上去找人类呢?

尽管如此,frisk还是很喜欢你。你偶尔来undertale时总能看到他在某个地方看着你,不敢靠近。

“他怎么了?”当你奇怪地问sans时,sans只会看着他的身影轻哼一声,然后转过头来笑着对你说:

“没事。只是我和他说‘不该碰的你就别碰’,他就这样了。”

sans似乎不喜欢你和他有过多接触。

你在别的AU也碰到过不一样的frisk,他们的反应大都一样,到后来偷偷看你这一习惯都惊人的相似。

你在horrortale里碰到过aliza,那个穿着破破烂烂紫裙子在雪地行走的女孩。

她第一次看到你好像很惊慌似的,跑过来拉着你的手就问:“你也是人类对吧?你……你怎么……”她没问完,然后好像听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非常恐惧,拉着你就跑。

“……跑什么?”你看到她跑出去好远才停下,不解地问。

“这里有个骷髅怪物叫sans,他看到人类会砍来吃的。我至今为止的伤全是拜他所赐。”

“你说horror?我知道。”凭你了解AU这么多年,要是还不知道horrortale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才说不过去。

后来看到你和horror关系貌似很不一般,他甚至还给你正常的食物吃,aliza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应该说,是有些羡慕。

你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只希望horror能少杀她几次。

你了解到,AU里还有一个隐藏的已死亡人物,叫做chara。AU里的人对于他都是绝口不提,frisk似乎还有点害怕他。

你在swap世界遇到过一个叫chara的女孩,她看起来很可爱,也没什么恐怖的,你不明白为什么。

你在邪骨团问过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是一愣,眼神都很复杂,到最后都没人回答出来,气氛格外尴尬。

nightmare只是揉揉你的头,“这个问题,等你再长大点然后自己去探索吧。”

凭着你的面貌和性格,你与各个AU的其他人物相处的也很愉快,尤其是各个AU的papyrus,对你的好感都能赶上他们世界的sans。

总的来说,不管是所有AU还是邪骨团中,没有一个人的人缘能比你更好了。

虽然你本人并不知道,但邪骨团的每个人都在为你人缘过好而担忧。

“辛辛苦苦养了多少年的宝贝,自家都还没好好看看就要被外面的人拐走了怎么办??”

身为邪骨团的团宠(传说之下乙女向)(连载中)

(2)

#小甜饼

#ooc有!注意避雷!

#“你”的角色会有一点私设,比如error的接触恐惧症对你免疫、吸衫体质

#邪骨团团宠,别纠结原因,高兴就好

#一个系列,之后还会更很久

#目前我心中邪骨团的成员:nightmare,error,fell(暂时性),murder,killer,horror,其它暂定


关于你与sans们的故事(本篇“你”的年龄都不是一个时期的)


6、nightmare

你是被nightmare捡回来的。

据他本人说,他当初是想培养一个负面情感容器,就把你带了回来。

nightmare从来都不透露你的身世,但从error的口中,你得知你原本的世界是一个宗教au,你被视为异端,将被教会烧死时是nightmare救了你。

“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nightmare没说他现在还想不想把你培养成容器,但看样子只是他口头上说说。

他是一开始就对你上心的少数群体。

你一直把他看做老妈子一样的存在,因为他管的太多了,什么时候睡觉、吃多少甜食、该不该多穿衣服……在一开始,你的衣服都是他准备的。(到现在邪骨团的每个人都会准备,你的衣服超多)

如果你受到伤害,他会是最上心,也是最生气最狂暴的一个。

别的AU的人物都说nightmare是个超级坏的坏人,可他对你而言是你的救命恩人,也可以算作你的再生父母。

你敢保证,不论在他的眼里你是玩具还是容器,只要他说出来,你就不可能不照办,你的命都是他的。当然,对他来说你也是相当重要的存在。


7、ink

你是在error的空间遇到的ink。

“wow,error竟然不在,看来我可以……”脸上有着墨渍的骷髅跨进空间,环视着周围,兴奋的下了结论。

然后他就和一直站在一旁的你对上了视线。

“!?”ink眼睛里的符号不停变换,愣愣的看着你。

人类?!不是frisk或者chara,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至今为止别的人类在au出现的次数可是少之又少,更别说看起来还没有五岁的小孩子!

你丝毫没注意面前骨头的惊诧,只是眼里冒着星星,极有兴趣的看着ink身上的墨水瓶。

邪骨团的人只给过你水彩笔或者黑色墨水,你还从没有看过那么多颜色的墨水。

你拽了一下ink,身高手就要抱抱,也不在乎你的小圆脸是否萌到了ink心里。

“――――噗咳!”

ink立即转过头擦着喷出来沾到嘴上的墨水,接着一脸笑容的转过身把你抱起来。

开玩笑,看到小孩子这样撒娇有谁能拒绝呢?

“额……你好啊,人类。你怎么在error这里?是他绑架了你吗?”

你没有回答他,拽着他的墨水带玩得不亦乐乎。

“那……那……”ink有点发晕,抱着你的手都有点颤抖。经过一番思想挣扎,最后他面无表情默默地说:“……带走吧。”

ink转身就要跨进空间,似乎完全忘了他今天到这里来是要给error添乱,一心只想着把你带出去。

旁边又开了一个空间,error哼着歌进来,“嘿,小公主,久等――ink!!把她给我放下!!”

那之后就是一场恶战。

从此你就和ink认识了。得知你的身份后,现在他会在你瞒着邪骨团外出时帮你一把,比如隐藏你的踪迹、带你快速穿越AU,不过这些都不能瞒过error。

“哎?你说邪骨团的人类?嗯……当然是想抢过来……啊不,交朋友啦!”


8、cross

你第一次遇到他时非常不巧,cross正在寻找代码。

他寻找AU代码时你一直躲在暗处。你本想等他离开后再走,哪知他发现了你。

他的刀真的很吓人,也很锋利,刀尖指上了你的喉咙,下一秒就能划破你的皮肤。

你被吓到一动不敢动,他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什么?……nightmare那边的?”他又看了你几眼,最终把刀收了起来,“那好吧。”

你们的初次相遇并不愉快,并且不知怎的,之后只要你偷跑出去,就有很大的几率会遇到他。

得知他不会伤害你之后,你遇到cross时还会有些尴尬的朝他打个招呼。

你有随身携带甜食的习惯,有一次你正在吃巧克力,碰到了cross,就叼着巧克力和他问好。你本以为他会像原来一样马上离开,可这次他却以跑的速度往你这里移动,你嘴里的巧克力都差点掉了。

我这次又怎么惹着他了?!

cross笔直的站在你面前,一直盯着你。你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原来他是在看巧克力。

“那个……吃吗?”你从包里拿出几块巧克力,口味都不一样。他点头,立马拿过去,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看来你喜欢巧克力,我这里还有别的甜食。”你又翻了翻包,曲奇、糖果、蛋糕……一应俱全。

那天你们在那个AU吃的不亦乐乎,以至于后来你们相见,基本都是以两个人吃甜食为主。

你了解到,cross不是特别……嗯……严肃,倒是有点幽默?而且相处久了,你发现他有时会自言自语。

他告诉你,他身体里有一半叫做chara的人类的灵魂。真是新奇。

你们聊天总是很投缘,cross说你是很棒的一个朋友。

听说他也加入了邪骨团你是有点吃惊的,你在基地没有见过他。

你和他算是知音。


9、fell

fell是在你来到邪骨团之后才加入进来的。

他与error和nightmare是一开始就对你有好感的人,好感度还非常高。

fell本来想离你远点,你在邪骨团的位置太引人注目,也太受人欢迎,他本想以恶劣的态度来让你远离他,谁知……

“我以为邪骨团是什么特别阴暗的地方,竟然有一个sweetheart在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他在之后很黏你,你在哪,他就在哪,尤其是看到你非但没有拒绝他,还很欢迎后就更加高兴了。

说白了,小时候的你喜欢fell是因为他可以放纵你吃甜食,还会偷偷带你出去玩。长大点,不谈喜欢,你已经把他当成和nightmare他们一样家人的存在。

fell退出邪骨团之后你失落了很久,nightmare不让你去找他。你的能力最初开发出来就是为了去underfell。

你成功了。你见到了fell,见到了他的家人和朋友,他变成熟了许多,而且还是和原来一样喜欢你。

但还是有一些小变化。

“Sweetheart,退出邪骨团,来我这里吧?我保证会保护好你,每天都会给你甜食。”

很诱人,不过你拒绝了。

你舍不得邪骨团的家人,况且,你要是就这么走了,nightmare就算找遍所有地方也能把你抓回来关你禁闭。

“是嘛……可惜了。那,平时你也可以来我这里喝下午茶,我会准备好你喜欢的东西的。”

这个就不能拒绝了吧?

自此只要你平时有空(一般指nightmare不在),你就会来找fell交流感情(蹭吃蹭喝)。


10、blueberry(蓝莓)

你失控去了undertale之后,去的第二个地方就是swap世界。

“呼哇……回来了?”swap世界的环境和原版是一样的,你没发现什么不同。sans临走时给了你一件宽大的外套,你倒是没感觉到寒冷。

巡逻的蓝莓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你。

“人类!来和我决……哎?好小的人类啊。”

你看着面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骷髅,有些不确定地轻轻开口:“sans?是你吗?”

“啊,我是sans哦!但我没见过你呢,人类。”蓝莓打量着你,在自己的记忆里实在是没发现有这么一个人,“不过既然是人类,那就来挑战伟大的sans的谜题吧!”

你被他拽着玩了一天,他很奇怪为什么他的谜题都被你破解了。

“……”你没有说出你在undertale已经在pap那里玩了一遍。你已经意识到这里不是undertale了。

“人类!你好厉害!要不要和伟大的sans当朋友呢?我们俩一定是最棒的组合!”

你点头,他马上就紧紧抱住了你,大大的眼睛可以放出光来,“太棒了!我超喜欢你这个新朋友的!我最喜欢交朋友了!接下来,让最棒的sans带你参观这个地下世界吧。”

nightmare他们没有及时找到你,你在swap世界待了几天,与swap的人都建立了感情,走的时候还不情不愿。

那一次把nightmare他们吓了一大跳,之后对你看的更严了,你也没找到机会去找蓝莓。

你再见到他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可他没忘记你,仍旧像以前一样待你,swap的人也是。

在所有AU里,你最喜欢的是undertale,其次就是underswap。

毕竟蓝莓的可爱有谁能拒绝呢?










!!!记录这历史性一刻!!我开打赏了!!